网上药店
您现在的位置: 匆匆那年 >> 匆匆那年插曲 >> 正文 >> 正文

甜宠文你好,江时遇完结

来源:匆匆那年 时间:2021/3/23
北京中医白癜风医院 http://www.bdfyy999.com/
小表妹小说点击加入每天观看最新小说哦!

你好,江时遇

女主大小姐*男主烈士子弟/女追男/真宠夫/并非追妻火葬场,而是追夫欢乐场/年,缘南市一栋写字楼发生一起火灾,一名年轻消防员牺牲了。那名消防员救了5个孩子,当中包括童妍。年,童妍为了报恩来到德育二中,接触一个叫江时遇的男生。 年,童妍对那个叫江时遇的男生过分狂热。 那年——她在校服上写他的名字,故意在他面前路过。她参加学校文艺演出,当全校师生的面,只为他一个人演唱。她在雨天给他送伞,深秋夜晚陪他走过一段又一段的路途。她惹他生气,甘愿写字的检讨,顺便写个情书。......   后来——有人在教学楼后看到童妍和江时遇在接吻, 一时间全校男生女生集体失恋。年,童颜和江时遇考上同一所大学。往后一切,岁月静好。 精彩选段:   

  

  1.谁是江时遇?年,童妍……

  年,童妍作为转校生踏入德育二中的校门。

  这里,空气中弥漫一丝清甜的花香,这是一所充满茉莉花香的学校。

  童妍和班主任穿过一段校道,她们要前往教学楼,而此时校园正在举行星期一的升国旗仪式。

  校园内一片肃静,只有广播里校领导的声音透过话筒悠悠传来。

  “春耕夏耘,春去秋来,我们又相聚在这个美丽的校园,迎来了一个新的学年,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。在这里,请允许我代表学校领导班子向德育二中全体同学表示热烈的欢迎......”

  学校广播的音质并不好,校领导的声音时而混沌、时而清晰,时而伴随老旧话筒尖锐的设备噪音。

  童妍和老唐进入一栋教学楼,爬楼梯来到五楼一间教室,教室门上的标牌显示——高二(1)班。

  “欢迎你来到我们班,这是我们班的教室,你暂时先坐在第一组最后一桌吧,对对,靠窗的那边。”

  班主任老唐是一个亲切又精干的中年妇女,她给童妍指了一个座位,童妍很快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  “好的,谢谢老师。”

  老唐微笑点头:“你先坐,也准备一下自我介绍的内容,我去看看我们班的学生有没有违反纪律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老唐离开,童妍拉开凳子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她环顾四周,教室里每一张课桌都摆满书籍,乍一看像一个凌乱的旧书市场。

  两天前。

  童家书房里,童妍接过爸爸递上来的一份文件,上面分别详细介绍“地市高中”和“德育二中”,两所高中的名字都被铅笔圈出一个圆,是这次谈话的主题和重点。

  “爸爸的公司总部迁移到这边,你往后就在这边念书,上面这两所高中都不错,尤其是地市高中,它是德市最好的高中,无论生源还是师资都最优质。”童爸爸慢悠悠喝一口龙井茶。

  他抬眼看童妍的脸,似乎还有话要说,童妍也给自己倒一杯龙井茶,耐心地等待他把话说完。

  “还记得你十岁时那场火灾吗?有一个年轻消防员牺牲了。”

  “记得,他救了我。”

  “我很感激他,作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地活着。可是你想过吗?妍妍,那位消防员也有父母,失去他,他的家人又会怎样?”

  火灾发生在童妍十岁那年,当时她还小,她并没有想过更深远的问题,她只知道她感激那位消防员,而现在经父亲点拨,童妍忽而意识到那个人的死去,对另一个家庭来说或许是一场灾难。

  “我也是最近才知道,那名消防员家境并不好,他的父亲早年抗洪牺牲,是一名烈士,他和他的弟弟由母亲拉扯大,他死了,他们家更困难了。”

  童妍顿了顿:“所以这事...跟我转校有什么关系?”

  其实她已经猜到了什么。

  “还记得消防员的名字吗?”

  “江时牧。”

  “他有个弟弟跟你一样大,他叫江时遇,就在德育二中就读。”

  望进父亲的眼眸,童妍知道了,她知道父亲的意思。

  人之所以为人,就是因为我们有情、有义、有人性,懂得知恩图报。

  “当然,爸爸不要求你怎么去做,你无论选择哪一所高中我都尊重你,感激别人有很多种方式。”

  几乎没有犹豫,童妍:“我去德育二中。”

  童爸爸欣慰点头:“嗯,去和他交个朋友,他们家如果有困难要竭尽所能去帮他。”

  “知道。”

  因此——

  童妍这次转入德育二中就读,除了完成高中学业,她还要特别关照一个男生。

  他叫江时遇。

  校领导还在演讲,学校广播仍处于忙碌状态,而高二(1)班的教室却格外静谧。

  童妍思绪回归现实,她起身走上讲台,果然在讲台桌的右上角找到学生座位表。

  纤细指尖在学生的花名册上移动,最后找到“江时遇”这个名字,他坐在第四组第3桌,靠窗。

  等班上的同学回归班级,她只要看是谁坐第四组第3桌,就知道谁是江时遇了。

  五分钟后,童妍听到学生吵杂的喧闹声,应该是全体师生解散了。

  没过多久高二(1)班的学生陆续进班,说笑打闹声此起彼伏。

  “徐一峰!我脖子要被你拧断了!”

  “活该,你再说我喜欢二班的夏晓荷试试?”

  “本来就是......哎!哎!君子动口不动手!”

  几个男生率先走进班级,当看到第一组最后一桌的童妍,众人瞬间像熄了火的车,都堵在教室门口制造交通堵塞。

  “可能是新同学。”

  有人低声道了一句,其他人领悟后陆续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,然而眼神却不时飘向童妍。

  而刚回到班级的学生,也用新奇的目光打量新同学。

  童妍很漂亮,白富美的气质很明显,是那种长在优越环境下才有的气质,即便她就安静地坐在那里,存在感依然强烈,再加上她没有穿德育二中的校服,很容易备受   面对全班或直白或含蓄的目光,童妍全然不在意,她低头翻阅一本杂志,只等上课的第一道铃声响起。

  “铃铃铃——”

  铃响。

  班级吵杂声渐渐减弱,骚动仍持续不断。

  此时,全班差不多都回来了。

  童妍合上杂志,她偏头看向第四组第3桌,然而——

  座位是空的。

  没人。

  2.江时遇在哪?座位是空的,没人。

  ……

  座位是空的,没人。

  桌上有课本,应该有人才对。

  童妍正疑惑,又一个男生走进班级。

  男生肤色白净,相貌很好,有一头清爽短发。他嘴里咬一根棒棒糖,走进班时面容带笑,看起来是一个活泼开朗的男生。

  接着,童妍看见他走向第四组,并在第3桌靠窗的位置坐下。

  他就是江时遇?

  和童妍想象的不一样,她原以为江时遇是一个沉默阴郁的男生。

  然而童妍不知道的是,刚开学期间,同学们大都随意乱坐,他们跟谁好就和谁做同桌,得过且过地等到班主任在百忙之中想起调换座位。

  虽然上课铃已响起,班上仍有不少的动静,更有人在暗暗观察新同学,很快他们发现新同学一直在看第四组。

  徐一峰用手肘撞了一下郑洋,说:“喂,新同学在看你。”

  郑洋正和前桌两个男生说话,闻言,几个男生一致回头,果然和新同学的目光撞了个正着。

  “郑洋,新同学不会是喜欢你吧?”黄源生揶揄,几个男生也不怀好意地打趣。

  郑洋耳根通红:“为什么是看我?就不能是徐一峰?”

  他进班较晚,没有注意到班上来了新同学,刚才回头看了一眼,新同学比二班校花林落初还漂亮。

  “我观察很久,她就是在看你。”徐一峰肯定道。

  郑洋坐第四组第3桌靠窗,童妍确实是在看他。

  又回头瞟一眼童妍,新同学果然在看他,郑洋挠了挠发红的耳朵,手脚不知该往哪儿摆了。

  这边,童妍收回目光,她将注意力转向自己的新同桌。

  这是一个安静的女生,长相清秀,模样乖巧,身后绑一个安分乖巧的马尾辫,从她进班坐在童妍身旁就一直低头涂涂画画着什么,她没有跟童妍打招呼,或者说她不敢跟童妍打招呼。

  其实童妍的性格不冷,只是出众的外貌总给人一种错觉,一种别人高攀不起的错觉。

  翻动下一页杂志,童妍垂眸继续看杂志。

  第一节课是班主任老唐的课,老唐让童妍自我介绍,在一阵热烈的鼓掌声中,童妍正式成为高二(1)班的成员。

  .......

  傍晚放学,全班同学相继离开,童妍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整理课本,这是老唐给她准备的高二所有的上课教材,很新,她拿笔在这些课本的第一页飞快写下一个“妍”字。

  负责接送她上下学的司机今天晚点到,而她也并不着急回去。

  等她忙完自己的事,再抬头,班上还剩下三四个人。

  窗外,隐约传来茉莉的花香,而远处的天边是一片灿烂的晚霞,晚霞很美,像一幅西方画家的油画。

  教室,走廊,夕阳,晚霞......大概每个学生对放学后的黄昏总是深刻。

  忽而,教室走廊传来女生的交谈声,随即女生们猫在一班的后门,像做贼一样往里面观望。

  “还是不在,好桑心,今天也见不到江时遇。”

  “应该回去了吧,我有一种淡淡的忧伤。”

  “以前这个时候,他还在的。”

  女生们窃窃私语,交谈的声音不大,然而坐最后一桌靠近后门的童妍还是听见了。

  童妍本无意偷听,只是当听到“江时遇”这个名字,会本能地竖起了耳朵。

  她没想到江时遇这么受欢迎,想起第四组第3桌那个男生,肤色偏白,长相清秀,确实容易讨女生喜欢。

  女生们走后,童妍也背书包起身,她正要从后门离开,却无意看到教室后方层层叠叠的贴纸,贴纸被拼成一棵大树的形状,这棵树被命名为“梦之树”,贴纸就是这棵树的叶子,每一片叶子都写着一个学生的梦想。

  徐一峰——我想成为有钱人,想给我爸买劳斯莱斯,给我妈买金银珠宝,给我自己整一个私人飞机。

  苏慧千——我的梦想是考上理想的大学,为了这个目标,我会努力学习!加油!

  许家伟——考上北大。

  刘兴——想成为一名肿瘤科医生,我的爷爷患有肿瘤,我想为他做些什么。

  郑洋——梦想?梦想是什么?大概是诗和远方。

  童妍在凌乱的贴纸中寻找,最后她在最边沿的位置找到了那个名字。

  江时遇——警察。

  童妍愣了愣,他的父亲抗洪牺牲,他的哥哥救火牺牲,而他仍然想成为一名警察。

  到底是怎样一种情怀,使得江家的男人都满腔正义?

  “梦之树”的旁边贴有几张泛黄的表格,傍晚的风吹过,表格纸张随风摆动。

  这是上一学期月考的成绩排名表,几乎不费一丝气力,童妍瞬间找到了那个名字。

  江时遇,全班第一名,总分分。

  江时遇......

  或许这个名字带有毒性,越是了解越让人惊叹和好奇。

  ......

  第二天。

  连续上两节数学课,班级气氛死一般沉寂,有人昏昏欲睡,有人认真做笔记,有人专注听课却半知半解。

  终于熬到下课铃声响,高二一班才又恢复一点活力。

  学校广播进行曲响起,全体学生集中去操场排队做操。

  数学老师拖堂了五分钟,临到做操时间,才叫学生迅速下楼。

  “快点!快点!后面的同学加快脚步!”

  童妍就是吊车尾的同学,她跟在班级队伍的末尾,不紧不慢,不急不躁。

  她的同桌苏慧千走在她前面,像是在照顾童妍似的,她不时回头看看她有没有跟上。

  高二一班的做操场地就在操场的正中央,操场很大,学生很多,而唯一没有校服穿的童妍很容易成为众人视线的靶心。

  别班的男生翘首以盼,而后跟旁边的男生低声议论。

  很快激荡高昂的广播体操之声响起,学校全体学生开始整齐划一摆手踢腿,其中不乏许多滥竽充数、偷奸耍滑的学生,但整体上全体学生精神饱满,纪律尚佳。

  童妍不会做德育二中的广播体操,只能像一根木桩偶尔摆摆手,踢踢腿。

  做完一套广播体操,领导简短发言,全体学生解散。

  解散的刹那间,学校操场像被惊扰的蚁穴,操场上的学生成群结队地四处乱窜,喧闹声杂乱无章。

  “童妍同学,你要跟我一起回班吗?”说话的女生是苏慧千,是童妍的同桌。

  苏慧千的声音很小,她有些胆怯。

  童妍点头:“好。”

  两人融入纷乱的人群中,她们跟随人流一起走向教学楼。

  路上,苏慧千试图找寻话题和童妍说话,可思来想去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,所以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
  “苏慧千!”

  “苏慧千!你过来!”

  小卖部旁边,几个女生冲这边喊话。

  苏慧千面部表情瞬间僵硬,她定在原地,似很不情愿被那几个女生召唤。

  “愣着干嘛?过来!”

  苏慧千略带歉意地看向童妍:“童妍同学,真不好意思,你自己先回班吧。”

  见童妍点头,苏慧千深吸一口气,随后木讷讷地走向那几个女生。

  女生们都穿校服,可看起来极不老实。

  一个女生校服披在肩上,像个大姐大。

  一个女生校裤折叠到膝盖处,像即将上田插秧的农民村姑。

  一个女生校服背面画着《火影忍者》里的佐助。

  “给你校卡,你帮我们去买三个肉松面包。”大姐大说。

  苏慧千看向小卖部的方向,那是古代官员发放救济粮的现代版,小卖部门口被学生围成一睹坚不可摧的人墙,想要买到面包,要么挤进去,要么等上一个世纪。

  “买到面包后送到我们班,我们在那里等你。”大姐大继续发号施令。

  苏慧千点头,整个人像一个提线木偶,懦弱地走向人山人海的小卖部。

  这时——

  “苏慧千。”

  身后有人叫唤。

  苏慧千回头,三个女生也循声看过来。

  童妍仍站在刚才的地方,面无表情道:“班主任叫你。”

  苏慧千愣了好半晌,才指了指自己问:“老师...找我吗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那...我......”苏慧千既慌乱又庆幸,她回头把校卡递给大姐大,满含歉意道:“不好意思,班主任找我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大姐大打量童妍,显然不相信这个说辞。

  或许一个人的气场是有迹可循的,女生从童妍的身上看到了淡定和无畏,还嗅到一种不好招惹的信号。

  最终,女生决定放过苏慧千。

  而得到解脱的苏慧千快速跑向童妍,像一只自由的麋鹿。

  “那...我们走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其实苏慧千不傻,她知道没有老师找她。

  跟童妍走向教学楼,一直等到再也看不到那三个女生,苏慧千这才稍稍松一口气。

  路上她鼓足了勇气,终于把心里那句谢谢说出口。

  “童妍同学,谢谢你。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高二(1)班里。

  几个男生在讲台前追逐打趣,为首的是徐一峰和黄源生,两个相声演员一唱一和,给班上的同学带来不少的乐子。

  “我问你,世界上先有鸡还是先有蛋?如果是先有鸡,那是先有了一只鸡,还是开始就出现了一群鸡?如果是一只鸡,那是只公鸡还是母鸡?”

  “我觉得吧,按照西方人的说法,那一定是先有鸡,而且还是一只公鸡。按照上帝造人的流程,一定是先造一只公鸡,然后卸下一根鸡肋骨造了一只母鸡,然后就有蛋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.....”

  童妍和苏慧千走进班时,男生们正说得起劲,当他们看到童妍,活泼的鸡快要变成斯文的蛋。

  郑洋没看到门口的童妍,高呼道:“别鸡啊蛋的了,哥好饿,谁有面包赏爷吃一口?”

  闻言,童妍在他面前站定,不咸不淡道:“我有,你要吃吗?”

  新同学搭讪男同学!!

  众人:“?!!”

  几个男生暗搓搓拉扯郑洋的衣角,示意他快点说话。

  也不知道什么情况,郑洋一看到童妍就红耳朵,现在说话居然还结巴。

  “我,我...吃。”

  童妍点头,回到自己座位上给郑洋拿来一个三明治。

  三明治卖相极佳,一看就不是三四块钱能买到的,新同学对郑洋似乎格外优待,一时间班上学生对童妍和郑洋有了各种猜测。

  而最多的猜测是:新同学喜欢郑洋。

  童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她往嘴里塞了一颗奶糖,接着靠坐木椅,百无聊赖地翻看桌上的杂志。

  苏慧千坐在旁边,她用铅笔在本子上算了一道数学题,然后偏头看向童妍。

  其实刚才她一直想找话题,作为同桌,她们似乎太过生疏。

  “童妍同学,你...是不是喜欢郑洋?”

  童妍抬眸,颇为疑惑:“郑洋?”

  “你经常偷看他,还给他吃三明治。”苏慧千怯生生说。

  童妍愣怔。

  所以他不是江时遇?那么江时遇是谁?

  童妍环顾四周,试图寻找另一个可能的江时遇,然而很遗憾,她看不出来,每一个男生都很像,每一个男生又不太像。

  “谁是江时遇?”

  童妍还是问了。

  她对江时遇这个人实在太好奇了。

  他忽然变成一个神秘宇宙,本以为捕捉到他的本质,却发现她知道的一切不过只是冰山一角。

  3.江时遇的为人

  “谁是江时遇?”……

  “谁是江时遇?”

  “啊?”苏慧千显然没反应过来。

  “我们班是不是有一个江时遇?”童妍又问。

  苏慧千愣愣点头。

  说到江时遇,那是苏慧千的一个隐痛,正因为他的存在,让她无法摆脱初中同学蔓延到高中的欺凌。

  之前叫她去买肉松面包的三个女生是她的初中同学,初中时她就经常被那几个女生使唤,本以为上高中后会得到解脱,谁曾想到这些根本考不上高中的女生,居然通过关系顺利进入德育二中。

  本来不在一个班也不会有太多交集,谁知道班级里有一个江时遇。

  江时遇这个男生的魅力之处不仅在于他的高智商,还在于他的相貌,那是足以引发女生荷尔蒙冲动的原罪。

  正因为他的存在,初中那三个女生才又找上苏慧千,迫使她成为她们给江时遇献殷勤的媒介,记得上次她们要求她偷拍江时遇,上上次被要求在下雨天给江时遇送伞,上上上次是......

  “江时遇这个学期一直没来学校。”苏慧千努力组织语言,眼神在撞上童妍的目光时又即刻躲闪看向别处,她总是不敢看别人的眼睛,“他们,他们都说江时遇暂时请假没来,但是......”

  “但是什么?”

  苏慧千环顾四周,低声轻语:“有一次我进老师办公室交作业,我听到班主任跟英语老师说,江时遇辍学了。”

  童妍愣怔。

  辍学。

  为什么?

  城市家庭都十分看重孩子的教育,如果不是万不得已,很少会有人选择辍学,更何况江时遇成绩这么好,他本可以考上一所好大学。

  “老师要我保密,你...别说出去,老唐说她会想办法要他回来念书。”

  在心里猜测各种可能,童妍恍神了很久,一直到上课时间也总会不由地分神。

  ......

 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生物课。

  “人体内环境主要包括组织液、血浆和淋巴,但不是说只有这三种,列如,脑脊液也是内环境的组成成分......”

  同桌苏慧千在认认真真做笔记,童妍则是撑着下巴看讲台的方向,她不做笔记,也不眨眼,像是在认真听课又像是在开小差。

  下课铃声响起,生物老师布置作业后离开,其他老师也陆续进班留作业,班上学生每看到一个老师进来都要长叹一声。

  记下作业后,同学们纷纷背书包回家,只留几个值日生留下来打扫卫生。

  “一起出校门吧。”童妍对苏慧千道。

  苏慧千有些受宠若惊:“好,好的。”

 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,苏慧千发现童妍看起来高冷,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。

  就比如,苏慧千早上容易犯困,可她又不能上课时睡觉,于是总是利用下课十分钟的时间趴桌小憩,而童妍一次也没有惊扰过她。要换是以前的同桌,她们会毫无顾忌地拉凳子发出声音,跟周旁的同学大声说话,或者在桌上整理书本发出咚咚噪音。

  两人一起离开教学楼,一路上很少说话,倒是其他班学生追逐打闹的声音格外热闹。

  “苏慧千同学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江时遇是一个怎样的人?”

  苏慧千不知道童妍为什么要提到江时遇,但还是认真地回答问题:“他很帅,学习很好,和同龄男生相比他要成熟一些,还有就是...他很有教养。”

  “很有教养?”童妍觉得这个评价很让人意外,“那你知道他家住在哪吗?”

  苏慧千又点点头,颇为不解问:“你要找他吗?”

  “想去看看。”

  “哦,为什么去找他呢?你们原来认识?”

  莫名其妙去找别人确实奇怪,但江时遇如果真的辍学,她就不可能在学校里等到他出现。

  于是童妍找了一个借口:“他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,我们没见过,但我有事要找他。”

  见童妍也在认真回答自己的问题,苏慧千开心地笑了:“嗯,我带你去找他。”

  年的德市还没有地铁,学校附近有好几个公交车站牌,不少学生正挤在公交站牌下等车。

  苏慧千和童妍没有坐公交车,两人穿过一个十字路口,又走过一个长长的街区,最后拐进一个老旧小区。

  这片小区是真的旧,房子像是80年代的建筑,小区单元楼只有七层楼的高度,楼梯通道狭窄,且没有电梯。

  然而楼虽然旧,小区的绿化面积却不少,几乎每一栋单元楼前都有一排茂盛的树木,树下有几张圆形石桌,几位老大爷正围着一张石桌下象棋。

  “我妈单位一个同事住在这里,有一回我跟我妈来拜访她的同事,就在这里看到江时遇走进这栋楼。”苏慧千说。

  童妍找一个石凳坐下,然后将书包随意放在石桌上:“谢谢了,我在这里等等看。”

  “那我陪你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九月份,太阳落山很慢,远处天边的太阳将晚霞染成徇烂的色彩。

  傍晚时间,小区里弥漫一股炒菜香,树下的老大爷还在下象棋,似乎不分出个输赢不会善罢甘休,而不知道是哪一户人家的中二少年,正用家里的音响播放当下流行的网络歌曲,使得整片小区都笼罩着欢脱的音乐声。

  “又是一个安静的晚上

  一个人窝在摇椅里乘凉

  我承认这样真的很安详

  和楼下老爷爷一样

  听说你还在搞什么原创......”

  苏慧千一边趴在石桌上写作业,一边忍不住轻轻哼一声,她喜欢听这首歌,是许嵩的《素颜》,已经火了好长一段时间。

  眼看天渐渐暗下来,小区里来来往往有三十几个人,却没有一个男生叫江时遇。

  “不玩了!不玩了!我老伴叫我回家吃饭!”

  旁边的石桌一个大爷站起身作势要离开棋桌,却被对面的老大爷阻拦:“老刘,不叫你这样的,准备输了就拍屁股走人?”

  “我这不是输,是我肚子饿了,我要回家吃饭!”

  “你这老东西,服个输有这么难?敢不敢跟我下完这盘棋?”

  不服输的老大爷甩不开面儿,继续嚷道:“我不下!你也别嘚瑟,时遇让你一个车一个马,你不照样赢不过他?”

  时遇?

  童妍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们说的是江时遇?

  “啧啧,时遇那小子能跟咱们比,他可是要考清华北大的人,那脑子灵活着呢。”

  “反正,反正你别在我面前嘚瑟。”

  “我没嘚瑟,我就要你认个输......”

  两个大爷拌嘴,其他老大爷凑热闹,一时间小区里尽是老大爷们互不相让、绝不服输的辩论声。

  童妍如果刚才还不确定,那么现在她可以确定了,江时遇住在这里,这群老大爷还都认识他。

  等到小区暗黄的路灯亮起,小区每家每户点亮室内的灯,童妍决定离开。

  今天终究也没有等到江时遇。

  “你回去晚了没关系吗?”童妍问苏慧千。

  苏慧千摇摇头:“我给家人发短信了,说去同学家学习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接下来很长一段路,童妍都没有说话。

  此时,街道上早已经亮起路灯,两排不算明亮的路灯像一只只闪耀的萤火虫,一直蜿蜒到路的尽头。

  半晌,童妍问:“你家往哪走?”

  苏慧千:“那边。”

  “一起走吧。”

  “你家也往这边?”

  “嗯。”

  其实不是。

  天黑了,童妍只不过想送她一程,而她的身后一直有一辆轿车不紧不慢地跟随。

  去往苏慧千的家要经过一个吵闹的街区,这里晚上会有很多夜市摊,旁边极矮的店铺楼也都是些网吧、宾馆、大排档的门店,通常这里会有很多学生出没,大都是附近的职业技工学校的学生,还有两所三流高中的学生。

  苏慧拽紧书包肩带穿过灯红酒绿的街区,童妍看她时,觉得她像一只误闯入野林子的家猫。

  “你不喜欢这里?”童妍问。

  苏慧千:“嗯,我经常在这里看到徐倩她们三个,她们喜欢来这边的网吧。”

  然而人最不想看到什么,偏偏就遇到了什么。

  前方二十米,三个穿搭新潮的女生站在小超市的烟柜前,她们似在凑钱买烟,还似乎没凑够。

  “哎,那不是苏慧千?”

  在苏慧千还没有发现她们之前,徐倩就先发现了她,造化弄人。

  “苏慧千,你过来!”女生叫唤苏慧千时,目光却落在童妍身上。

  她忌惮童妍,所以她没有走过去。

  苏慧千僵在原地,她知道她们会找她要钱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  “快过来,听到没有。”另一个女生催促。

  苏慧千回头看一眼童妍,然后不情不愿走向徐倩。

  “你身上有钱吧,借我一百块。”

  果然是这样......

  “我,我没有钱。”

  徐倩笑了笑:“哦,这是要我们搜身的意思?”

  苏慧千连连摇头:“我真没有。”

  “就算是有,也不借。”

  最后这句话是童妍说的,她不知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,就站在苏慧千身后。

  徐倩顿了顿,这是她今天第二次见到童妍,她的威慑力第二次受到了威胁。

  “你家住海边的?管得也太宽了吧。”徐倩双手环胸,尽量让自己显得更有气场。

  然而童妍不为所动。

  “她是我的朋友。”

  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徐倩牵动嘴角冷笑:“技工职校的老大是我哥,别惹毛我。”

  或许每个初中、高中的男女生都有过一段中二期,就像眼前这个女生。

  童妍:“刚好,我也认识不少的人。”

  “你唬我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两人对视,空气仿佛在降温。

  徐倩:“敢不敢叫你的人出来?”

  童妍十分淡然:“当然。”

  “明天中午一点,对面那个胡同见。”指了指对面一个黑乎乎的胡同,徐倩死死地盯着童妍,似想从她脸上看出一丝畏惧,然而她失望了。

  童妍很爽快的应允了,随后拉上苏慧千离开。

  其实她并不愿意陪她们打什么群架,却又觉得有必要在这几个小太妹面前树立威信,省得她们一天两天来触她的霉头。

  远离超市门口,苏慧千即刻紧张地握住童妍的手,急眼道:“童妍同学,她说的是真的,技工职校的老大真的是她哥,他哥经常打架,还,还认识很多三教九流的人,在这片区都是出了名的。”

  “没事,你就告诉我带几个人能赢。”童妍很淡定。

  闻言,苏慧千举出一个爪。

  “五个?”

  “五十个!”

  “好吧,还挺浪费人力。”

  “你,你不怕?”

  “不怕。”

  ......

  第二天中午,一切该来的终归要来。

  技工职校门口,徐倩对着校门翘首以盼,很快她看到一群男生走出来,脸上即刻堆满了笑意:“表哥,你们怎么现在才出来。”

  为首的大块头摸了摸自己的板寸头,大哥范儿十足道:“叫人要一点时间,话说,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想打你?”

  徐倩耸肩撒娇:“我们学校的。”

  她不敢说对方是个女生,她怕这表哥不愿意去。

  “完事后,晚上我请大家吃烧烤,啤酒烤串随便点。”徐倩豪气地冲后面的男生喊道。

  可能啤酒和烤串的威力见了效,后面十几个流里流气的男生立即干劲十足。

  他们这阵势别说要打架了,光是齐刷刷并排站在一起,那气势足以翻江倒海。

  然而——

  “哥,就在前面。”徐倩和自己两个姐妹汇合,然后率领十几个男生走向街区的胡同,“一会儿都别手软,哪怕她是一个娇滴滴的妹子,先说好,是她先挑衅我的,我要她哭着求饶才能罢休。”

  “哭着求饶?女的?”大块头问。

  徐倩连忙摆手:“不是,不是。”

  其实在来之前,众人已经想到各种可能,要么对方不敢来,要么对方带着和解且拍马屁的劲头来的,然而他们猜到无数种可能,却偏偏没想到——

  当众人气势浩大地走进胡同,他们被眼前的一幕怔住了。

  胡同里面,五十个西装革履、牛高马大、虎背熊腰的男人,呈五排十列的队形站在那里,他们像一面铜墙铁壁,坚不可摧,气势如虹。

  显然他们是保镖,专业的。

  而五十个保镖的最前方,童妍就坐在一张折叠椅上,布制的折叠椅子愣是被她坐出了高级感。

  太阳光照射胡同,童妍黑色长发黑得发亮,她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又白得发光,整个人漂亮而耀眼。

  徐倩以前觉得自己多少算是一个白富美,现在她才顿然醒悟。

  眼前的女生才是真正的白富美。

  这场仗......还有打的必要吗?

  4.江时遇的长相教室里。

  苏……

  教室里。

  苏慧千红着脖子走到许家伟面前。

 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,班上很多人已经离开学校,只剩下四五个同学因为家远仍留在教室,而高二一班的班长许家伟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许家伟学习成绩很好,通常能排在班级的前五名,是高二一班的班长也是学校的学生会会长。

  除了学习成绩好,他长相也不差,只是平时很少笑,使得他的人看起来格外正气庄严。

  “班长。”苏慧千埋低着头,声音小得像蚊子。

  许家伟目光从习题册上抬起,严肃道:“什么事?”

  “那个,童妍去跟人打架了,对方有好多人,你能去帮帮她吗?”

  许家伟微微皱眉:“在哪里打?”

  苏慧千不敢直视班长的眼睛:“学,学校外面。”

  “你怎么不跟老师说?”

  “童妍不让。”

  许家伟看了看腕上手表的时间,中午临近一点,这个时候老师们应该不在办公室。

  合上习题册,当许家伟站起身,旁边的苏慧千立刻变成娇小的小可怜,她个子不高,只到班长的肩膀处。

  “走吧,我们先去看看,看看要不要报警。”

  听了许家伟的话,苏慧千像瞬间找到了主心骨,柔软泥巴似的性子顿然也硬气了不少,“嗯。”

  两人走到学校门口,在奶茶店遇见徐一峰、黄源生和郑洋几人,郑洋见两人脚步匆匆便是多嘴问了一句,于是大家连奶茶也顾不得喝了,忙是跟苏慧千一起去找童妍。

  一路上,郑洋显得很焦急:“一群男的要打童妍?卧槽,这些男的是畜生吧?”

  “是技工职校的人。”

  “怎么招惹到那边的人?”

  苏慧千垂下头几不可闻道:“因为我......”

  众人快速跑向目的地,来到街区的死胡同时,本以为会看到一副触目惊心的场面,却没想到——

  胡同里只有技工职校的男生们,他们像劳改犯一字排开蹲坐在墙角,脸上身上都带有不同程度的小伤,表情像吃了屎一样难看和灰败。

  苏慧千在那伙人中看到徐倩,发现她也一脸丧气地蹲坐在墙边,不禁喜上眉梢。

  童妍赢了么?可是她人呢?

  “童妍呢?”许家伟高声喝问。

  技工职校一男生扫了他们一眼,不耐烦道:“回去了。”

  当时五十个保镖跟在童妍的身后离开,他们在电视上都没看到过这样的排场。

  另一边,徐倩看到苏慧千,表情有些微妙。

  今天这件事一定是她人生中最大的耻辱,太可气了!

  当时她差点就踢到童妍的胸口,却被一个保镖一手拦截摔了个跟头,而童妍仍旧好整以暇地坐在折叠椅上,最可气的是她用手拍了拍胸口上根本不存在的灰,还用白色手帕擦了擦刚才拍灰尘的纤纤玉手,她坐在椅子上垂眸看滚在地上的她,那高高在上的蔑视实在叫人又气又恨。

  最最可恨的是,对方只出列三个保镖,已经把在场十几个男生打得人仰马翻,童妍和其余保镖岿然不动看着他们,仿佛在看一场杂技表演。

  徐倩从来都是欺负别人的主,今天却是头一回被人这样欺负,这还不是在身体上受到打击,根本连自尊都被童妍刺伤了个千八百遍。

  就这么五分钟的功夫,徐倩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:她招惹不起童妍。

  至于苏慧千这个软柿子,她怕是也不能捏了。

  ......

  童妍下午没有来学校,饶是苏慧千再担心,也只能等到第二天了。

  第二天,童妍在早读铃响时踩点进教室,她一进来,郑洋几人都在看她,似乎习惯了他人的目光,童妍并没有在意,她从书包里拿出语文课本摆在书桌上装个样子,然后开始偷吃早餐。

  旁边苏慧千的座位是空的,也不知道她人去了哪里。

  “沁园春.长沙,

  独立寒秋,湘江北去,橘子洲头。

  看万山红遍,层林尽染;

  漫江碧透,百舸争流......”

  “致橡树,舒婷,

  我如果爱你——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;

  我如果爱你——绝不学痴情的鸟儿,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......”

  语文早读时间,学生们像是寺庙念经的和尚,开始面无表情、毫无感情、机械重复地阅读课文,因为语文科代表不要求大家齐声朗读,因此全班读书声显得尤为杂乱。

  没一会儿苏慧千小跑着回来了,当她目光落在童妍身上,眼眸的光很亮。

  “童妍,你...昨天还好吗?”

  “嗯,我没事。”

  “你昨天下午没来,我以为你受伤了。”

  “没有,我家里有点事,跟班主任请假了。”

  苏慧千点头,她从桌肚里拿出语文书,似想到了什么,随即又看向童妍:“童妍,江时遇来了。”

  “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

 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

  根,紧握在地下;

  叶,相触在云里......”

  教室太吵,而苏慧千的声音又太小,童妍没听清:“什么?”

  “江时遇来了,在老师的办公室里。”

  这回童妍听到了,心跳莫名错漏了半拍。

  江时遇......

  终于可以见到他了。

  教室里读书的声音杂乱无章持续不断,一旁的苏慧千也很快加入早读大军,童妍虽然也读书,然而她的课本从来就没有翻页过......

  半晌,一个高挑俊逸的男生走进教室,他从正门进来经过讲台,前排的同学很快发现了他,也不知道什么缘由,教室里原先混乱的、如同诵经的读书声渐渐减弱,最后竟然都安静了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个人身上。

  这个男生......很帅。

  清爽短发,桃花眼,高鼻梁......和班上很多帅气的男生相比,他的五官又更为俊朗深刻,是大多数女生喜欢的那种长相。

  他个头很高,身姿挺拔,即便被无数双眼睛注视,他面上表情依旧,举手投足也自带一种说不出的俊逸气质。

  这是童妍见过的最好看的男生。

  他像什么?

  月亮。

  他像月亮,周围所有的人都是为点缀他而存在的星星。

  然而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他的颧骨有擦伤,不知道是摔的还是跟人起冲突留下的。

  很新奇,明明他脸上带伤,颜值却不影响分毫。

  江时遇走到第三组最后一桌,所有人的目光也在跟着移动,一直等到他淡然地坐在一张木椅上。

  安静。

  教室仍旧安静。

  放下书包,江时遇看向众人,浅笑道:“谢谢关心,我回来了。”

  他的笑很和煦,却帅得过分。

  即刻,班上各种声音响起,仿佛是一串被瞬间点燃的鞭炮。

  “时遇,你怎么情况?我们去你家也找不见你。”徐一峰说。

  刘兴:“对啊,我们问老唐,老唐也说不知道。”

  黄源生:“我特么还在想你是不是要辍学了,要真是这样,你可太对不起你的智商了。”

  其他人跟着附和,江时遇认真听着,终究笑而不答。

  “学生会来了,快点读书。”

  班长许家伟寡淡地道了一句,很快全班同学迅速切换模式,进入到朗读诵经的状态。

  看一眼那个叫江时遇的男生,又看了看全班,童妍浅浅一笑。

  她发现她喜欢这个班。

?   

—陪伴是最长久的告白—

长按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dongdiwens.com/ccnacq/7080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